Sherry七夜

BG only-苏沐橙
CP 黄沐/周沐 偶尔零零碎碎的写点别的
偶尔会放些文 存梗。存梗向。
从来不排版 不会迎合他人喜好 见谅

随笔。写了三个沐橙相关的CP的小段子。

有人想猜猜是谁嘛。

01

年轻的王子俯下身来,将手心的那个戒指递给邻国的小公主。是用鲜花编成的,尺寸刚好,环绕着翠碧浅白交相辉映。
“以后,可以用它换一个真的。”

02

小红帽可怜兮兮的睁大眼睛看着面前那人,眼泪汪汪的抱紧了怀里的东西。身前的猎人坏笑着弯下腰,凑在她耳边轻声说到。
“亲我一下就放你过去。”

03

小姑娘有着狼尾巴的少年并肩在森林里走着。
“大笨蛋,我就说是走那条路嘛!”
小姑娘嘟着嘴似乎很生气的说着,少年不好意思的揉揉发尾嘿嘿笑了两声,不声不响的为她取下发间的落花。

我不管我就是要放张图!!!
顺便咩…我正在赶这个人的稿。身心愉悦的x
生日礼物我也不知道啦 王橙我也写了orz 要不你点个cp我写?只要你不介意拖很久什么的x
千绘少女生日快乐!!!虽然是明天但是我明天不在啊QAQ

昨日情书。

苏沐橙坐在小石桌旁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今天北京的阳光很好,从树叶间渗透下来柔和了线条。她揉揉眼睛,反复的眨了很多次,然而仍然不太清晰。
她站起身来,不再在这里停留。挎起了包走出了这个小院子,她远远的回头看了眼这里红色漆的墙,有点破旧了,但是很好看。她还冲着旁边的老妇人笑着招了招手,老妇人也以微笑做回复。
她迈着步子哼着歌,轻快的脚步声回荡在阳光里,时断时续的,悠悠扬扬地飘了很远。路旁的小姑娘迷茫的睁着大眼睛看着她,他们并不熟悉这首曲子。
苏沐橙很高兴,那样这首曲子就只属于两个人了。
她的棉布短裙溅上了点灰尘,淡绿色的,不是很显眼。走在柏油路旁不慌不忙的漫步,路旁有很多浅色的小树,伸展着枝叶,鲜活了春天的色彩。
这个绿色有点像他。像他一样温柔深沉。
她走了很长时间了,好像到了个小镇。她坐下来休息,结果昏昏沉沉的靠在了墙壁上睡了过去。
她闭着眼睛,黑暗之中听的到他的呼吸安稳。
她闭着眼睛,黑暗之中有熟悉的曲调回响,是个很沉稳的声音,轻轻哼着慢悠悠的调子。
然后她就醒来,有点留恋的继续走。
走着走着到了片湖旁边,波光粼粼的,闪的人眼晕。她撑着栏杆跳起来,仔细的留意着周围。她踮起脚给自己拍照,笑涡浅浅,他一定觉得好看。
离开了湖以后她又跑到火车站旁边,她对着奔驰而过的火车,背着包孤独的站在站台上。这辆车就要走了,而苏沐橙不想。
她想伸出手抱抱这座城市,就像是曾经拥抱他一样。
她坐在火车上摇摇晃晃的,她从包里拿出个信封来,信封是跟苏沐橙裙子一样的颜色,上面工工整整的写着王杰希三个字。
她也拿出一支笔,想要写回信。最后什么内容都写不出来,只有王杰希三个字,熠熠生辉。那个曲子是他写的,那个城市是他在过的,那封情书也是他昨日写好的。
而他离开了。
苏沐橙舍不得。

跟同学打的一个赌
这是段无聊的戏,楚云秀x韩文清
有老韩吗陪我玩呗——。



眨眨眼睛被刚刚那人脱口而出的话愣了神,笑意顺着勾起唇线染上眼角。
侧过身坐的离他又近了些,在天桥的栏杆上晃着大长腿。提了个酒瓶子酒气熏天,眼睛里的那点光亮完全被烈气的酒味点燃了,配合着长睫毛扑闪扑闪的看着对面那人,满脸无辜的神情。
金色的长卷发贴着脸颊卷积起几个柔软的弧度,孔雀羽毛的耳坠在冷风中翻飞凌乱着。素手夹着烟放到唇前,满是他的气息的黑色大衣裹在身上其实还挺舒服的。
“你认真的,老韩?”看着他认真的盯着自己眼眸心跳几乎漏了一拍,暗自悱恻自己是不是喝多了才能把这张恶霸脸看出多花来。叹口气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真是败给他了,一步跳下栏杆站在深夜的大街上对着他伸出了手,他稳健高大的身影完全挡住了我身形。
“那来试试?”一把将手上的烟头扔到垃圾桶里,精准的弧度和星星点点的火花瞬间熄灭在了昏黄路灯下,仰面对他嫣然一笑。

写到一半的产物。有空大概会写完。
算不上点文,点的文我一会发吧…。



冰岛三月份的天气尚且为寒冷,旅游淡季接近尾声,在飘着大雪茫茫的冷风里,苏沐橙裹紧自己身上的大衣在陌生的人群里穿行着。玻璃墙外奏着凄凄寒风,雪又堆高了一层,导致延误的飞机还迟迟不能起飞。忙碌着的形形色色的工作人员,步履匆匆的绕过她操着一口流利的语言奔赴工作岗位,在颇为广大的机场里苏沐橙的身影显得相当单薄,东亚特点的面庞在一片白皙皮肤的人海里相当扎眼。苏沐橙接受了叶修保持低调的介意戴上了厚重的墨镜,一双闪亮的黑色瞳孔躲藏在深棕色里观察着人群。
她谨慎的盯着自己小两包行李,包裹的严严实实着实是谁都认不出来。她有点苦闷的点开了自己的手机地图,手指飞快的划过界面点开了地图功能,奈何苏沐橙天生路痴属性,就连地图这也是救不回了。她不停的将地图一点一点变大寻思着如何到自己订的酒店,得到的结果自然是苏沐橙自己的一声长长的叹息,坐在大厅之中的她认命似的起身去找位工作人员。刚用自己尚不流利的英语问到了出路,边低着头检查行李边向前走结结实实的撞上了个人。
苏沐橙抬起头一看这张脸颇有些亲切感,忍住了自己冲上去抱住老乡满眼泪流的冲动,她挺仔细的打量起来这面前人,轮廓分明的面颊,如黑墨般的瞳孔像是晕染着冰岛三月的积雪。这人被她打量的也有些不自在,尴尬的在她眼前挥挥手打住了苏沐橙飞到九霄云外的思路。
“你好,周泽楷。”
声线沉稳的像自己曾经听到过的冰岛本地的乐曲,大提琴一样发声不多却仍然回味十足。苏沐橙眨眨双眼示意自己明白了,友好的握住了他悬在半空中的手,有些粗糙的温暖顺着掌心传递而来,苏沐橙颇喜欢他这温度。探清了来意她忽然觉得手机震动,拿起来一看竟是叶修的短信。
“小周到了吧?”
她回了短信,跟着拉起她行李箱的周泽楷离开了机场。他话也并不多,苏沐橙也没有什么兴趣去与他说几句什么,默默地跟在他身后,周泽楷那日穿着件绵风衣,精致的打理,风度翩翩和冬雪形为鲜明对比。苏沐橙考虑着自己这一身是不是太夸张了,理了理自己的衣领让自己看上去体面点。
“没必要,那么多。”周泽楷回头看着苏沐橙一脸窘迫的样子,浅淡的勾起嘴角笑了笑。似乎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两双黑色的瞳孔相对相视,苏沐橙眼里是周泽楷为她提着行李撑着伞时浅笑的身影。
出了机场苏沐橙回头举着手机对着雷克雅未克的机场快速的拍了几张,然后将手机递给周泽楷,留下了伴着苏沐橙在风中微笑的照片。风吹的她黑色的长发在风中凌乱,周泽楷耐心的等着她绑好了自己的长发。带着她上了自己的车。
一路上经过了许多地方,沿这公路苏沐橙还看到有好多蜿蜒曲折的小道纵横,湛蓝的天空一尘不染,没有自己曾经居住过的地方那么压抑污浊,她睁大了眼透过车窗看着远处的风景,路好像还有很远,苏沐橙偶尔也会注意到周泽楷在通过后视镜观察她。
她觉得好笑,但就只是别过头继续欣赏自己的风景,天的蓝仿佛蔓延无边直至了天边,虽然这只是个小小的首都,但是国际化的程度倒也还是不错。这个地方好像既有着城市的繁华也有着平静的田园,上面坐落着几座大房子。苏沐橙喜欢这样的平静安然。
周泽楷的介绍声总是在适宜的时间响起,却和风景相称不那么突兀。苏沐橙拼凑起她得到的信息模模糊糊的了解到原来周泽楷已在这里生活了许多年,她特别好奇的凑上去问了许多问题,得到允许后拿着冰岛的地图指指点点寻思自己这几天去哪里玩儿。
周泽楷轻声提醒她需要去报道以后,苏沐橙颇为无奈的吐了吐舌头,合上了自己圈圈点点的地图册子。

看我——!

想写点东西但是又不知道写什么(。 听说点文这种挺不错的啊,所以跑来试试。

吃 苏沐橙相关/冲神/黄桃/探哀/韩楚/楚夏

有要写的梗,记得说清楚哦——。


可能有后续。我说可能(。)
好想要只吃翔橙的孙翔啊。QAQ
孙翔揉了揉自己的毛,靠着酒店的大门神情有点忧愁。
刚刚取得了冠军,站在了世界之巅。从体育馆出来就开始的庆功宴快持续了五个小时了,他心中的那种狂喜一直麻痹着他的神经,拉扯着五星红旗绕着赛场跑完一圈后,他觉得一切好像都不太真实,心里恍恍惚惚的被外面的风一吹好像冷静多了。
其实他忧愁的除过刚刚国家队一众人喝醉了疯疯癫癫的在大街上闲逛,其他忧愁的就是就他一个人发现还少了个人。于是他就冲着醉醺醺的叶领队挥了挥手,一把推开喝醉以后抱着他腰要跟他一决高下的唐昊,出去找人了。
刚简单的在酒店周围找了一圈也没见那姑娘人影,这人生地不熟的环境让他受到酒精刺激的大脑有点迷糊。他暗自抱怨怎么连叶修也没发现苏沐橙不见了,就连楚云秀也只是逼着全体国家队员看着狗血电视剧,而丝毫没什么反应。
他在心中默默为自己颇有男子气概的细心点了个赞以后就没什么之后的记忆了,原因是他醉的早已站不住脚靠着酒店大门就滑了下去。
倒下之前还隐约听到一个挺熟悉的声音叫了他的名字,惹得他下意识的伸出手去触碰。
他只是拉住了那人的衣角。然后坐在酒店大门旁晕的一塌糊涂。被她小心翼翼的搀了回去送回房间。
孙翔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在自己的房间里,不过看到的是苏沐橙趴在他床边睡的正熟。他挠了挠自己脑袋,努力回忆一下昨天发生了什么,回应他的只有脑袋中的嗡鸣以及酸痛。身上还是熟悉的国家队队服,身体部位的零件也是一个没少,就是…谁来解释一下自己为什么拽着苏沐橙的外套衣角?
他用手提起比他自己那件小了几号的国家队队服,女孩子独有的不浓不淡的馨香味给了他嗅觉一点安抚。他挺诧异的皱了皱眉看着床边的姑娘。他思考了一下觉得应该是苏沐橙大晚上的怕他冷着了就给他披上了,然后心安理得的仔细打量了下眼前人。
姑娘生的确实漂亮,并且属于那种天天看都觉得好看的姑娘。打荣耀的技术不错,性格也挺温柔开朗就是不太理他。他挺得瑟的在心中感叹了下不愧是我喜欢的姑娘。
是啊,他喜欢苏沐橙,从入嘉世起。当时他年少轻狂握着神级账号卡,自信昂扬意气风发的迈进了训练室,嘉世队员都把目光投到他身上注视着他,他觉得自己终于得到了认可开拓了属于自己的世界以及未来,享受着这样的注视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不过过程中他发现旁边这漂亮妹子就是悠然自得的打着自己的游戏头都不抬。不过他觉得倒也无所谓,总有一天会向她证明自己肯定比叶秋厉害,到时候就等着排队抱哥的大腿吧。
他这样想着打开了游戏,说实在他觉得苏沐橙就像是那种厉害的人身边的漂亮女孩,不需要什么实力只要漂亮就够了。
结果就是在和苏沐橙的配合中打得一场不如一场。看着屏幕里长发飞扬的沐雨橙风他郁闷的不轻。因为渐渐的他发现这女孩不仅是漂亮还很厉害的,游戏打得不错,而且特别执着,特别执着的认定着一叶之秋的主人就只是叶秋。
他叹了口气想以队长的身份教育下队员,抬头才发现苏沐橙早就不知道去哪了。
后来他去了轮回,苏沐橙去了兴欣。他唯一能怀念的就是和苏沐橙为数不多的几次配合,怀念完了该干什么还是得干,于是他就继续埋头努力琢磨着改变自己与轮回的周泽楷配合。
他每次都觉得兴欣的红色队服特别耀眼,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闪的他狗眼都快瞎了。比如第十赛季的决赛,看着一叶之秋死在君莫笑的伞下时,沮丧的抬起头看见与之一色的叶修身上的红色队服。那种不甘心的感觉深深刺激着他。
赛后他把一个人关宿舍里思考了很久很久,草草决定了与队友磨合要加强以后,心里难免还是出现了那个靓丽的身影,他强迫着自己别管这么多,闭上眼睛躺在了自己床上。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带着这样的情绪。
后来发生了件挺有意思的事,就是他向苏沐橙表白了。被小姑娘咯咯咯咯的笑着打趣了半天,不过倒也没有被拒绝。
苏沐橙跟他细讲了下自己是如何喜欢上他的,听的他莫名其妙的挠了挠后脑勺没说上话来。
就在孙翔同学陷入漫长回忆无法自拔的时候,被一阵刺耳的开门声打断了。
这一下把苏沐橙也惊醒了,她揉了揉眼,勉强迷迷糊糊的睁开了一只,一边小声嘟囔着什么一边伸了个懒腰。然后妹子很淡定的对当下局势做了判断,看了眼尚躺在床上的一脸迷离的孙翔。

@懒癌晚期的奇幻少女

画风清奇的肉,清奇。


汍澜。#张国荣##九题# 1.主持人讲话的时候会对着台下观众彬彬有礼的微笑。眉眼弯弯,眼睛里闪烁着他迷离的笑意,说不清楚的好看,任着暖黄色的灯光打在他精致的礼服上。忍着疲倦的困意接过话筒,开口却是温和的问候。 2.外出运动时着着干净的白衬衫,趁着还未有什么人的清晨出来跑跑,迎着晨风从小道跑过,被打理精致的柔软的发翘着一角。对着树枝上泛起的春意,莞尔一笑。 3.唱歌时总是习惯握紧了话筒,眼神扫过台下观众。身旁步伐整齐统一的舞蹈演员纷纷扰扰的始终乱的心烦。认真地眯起眼笑笑,接着唱着自己最喜爱的歌,英文发音听起来饶是清晰, 4.拍摄前上妆时浓厚的油彩让自己凝固了表情,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半的脸仿佛属于戏里那个一颦一笑皆动人的戏子。下意识的皱皱眉,从未发现自己早已沉醉于虚幻的戏里,不再醒来。 5.最后一幕时在昏暗的体育场里,灰尘漂浮在空气里,一半光亮,一半灰暗。握着道具刀对着对面那人粲然一笑,似是多年前一笑倾城的绝美戏子。有旧事在心里回旋,恍惚间早已入了迷,张口说出熟悉的台词。这戏是酒,而我一醉不醒。 6.在颁奖典礼上背着那个时代的纷争,场下吵吵嚷嚷的几派歌迷入他清亮的双眼,他就是笑笑感谢了那些帮助支持自己的人,然后淡然的离去,重新回到只身一人孤独的夜里。 “他静静的合衣睡去,不理朝夕。” 7.看着台后那个紧张的后辈,走上去轻声安抚他,看着他慌乱的点头像是看到了过去的自己。拍了拍他的肩对他说要加油,之后不露声色的观察着这个其实很有才气的小后辈,弯起嘴角笑了笑。 8.沉静的站在闪耀的舞台上,光亮打在他身上显得那么孤独。他说“你们是不是很快就记不得我了?”话尾余音都是他的真诚的渴望。心里暗自自嘲般的笑笑,也罢,他又说:“你们只是随便提起我就好了。” 9.我只是很遗憾,没有赶上你最好的时代。

学院梗-翔橙

苏沐橙特别认真的涂着她的油画,孙翔坐在她身后的椅子上,低下头手指在屏幕上划来划去。
苏沐橙转过头对他笑笑,说:“诶,我在画你哦。”伸手指着那副比她高了一个头的油画。
孙翔抬头有点诧异的瞪大了眼睛冲着苏沐橙眨了眨。
“画…我?哦哦,那务必画帅一点。”
苏沐橙眯着眼又笑了笑,变了个特认真的语气对他说:“好啊,那我努力的。”
孙翔站起来走到她身后,拍了拍她的肩,挑挑眉看了眼她正画的底稿。
“加油啊。”他说。
苏沐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声音里带着颤抖的笑音。
“好啊,那我拿了奖你请我吃饭啊。”
“成啊,你想吃什么,哥请你。”
“我觉得学校对面那家甜品店不错。唉等等,你喜欢吃甜的吗?”
“喜欢啊。我不挑食…大概吧。”
苏沐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我记住啦。”
孙翔伸出手揉了揉她的长发,挺柔软的触感所以孙翔的手停留了很久。“你喜欢甜食?”他想了想开口说。
“嗯。”
“成,我记住了。下次给你带布丁啊。”